上品济南装修网 装修技巧,装修需要注意的事
当前位置:主页 > 搜建筑 > 正文

kaixinbobo:《鱼翅与花椒》:从跨文化角度看扶霞·邓洛普与中餐的不解之缘

时间:2020-05-31 04:26 来源:上品济南装修网 阅读:

网友评论:

期待扶霞和李子柒来次同框,让中西方饮食文化勾兑出潮流时尚。

在英国牛津长大,一路就读于剑桥大学、伦敦亚非学院的扶霞·邓洛普从小就有一个厨师梦。她一直按部就班地接受教育、认真考试、参加工作,按照别人的期待过自己的人生,却发现这条人生标准传送带让她离心中的梦想越来越远。

直到20世纪90年代,扶霞离开故土来到千万里以外的中国,她才终于有机会和过去做个了断,开始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

在四川,她走街串巷去品尝地道的麻婆豆腐、担担面、火锅;她一头撞进四川烹饪高等专科学校的大门,在刀工火候的浸润下练得一手好厨艺;她走南闯北二十多年,用异国视角研究中国饮食。

作为一个深入中国的异国文化者,扶霞与中餐的相遇代表着中西跨文化交际历程。中西社会背景的不同、生活方式的差异以及价值观念的区别使得跨文化之路兼具机遇与挑战。

下面,我将通过“跨文化交际的四个阶段”、“不同文化间的尊重理解”以及“对文化差异的深层次跨越”这三个角度来探讨邓洛普·扶霞与中餐及中国文化的不解之缘。

《鱼翅与花椒》:从跨文化角度看扶霞·邓洛普与中餐的不解之缘

01、 跨文化交际背景下,中西文化的相互碰撞是必经之路

20世纪60年代,文化人类学家Kalvero Oberg针对跨国文化交际的呈现的心理状态变化提出了“文化休克”这个概念。

几乎每一个在非本民族文化学习或生活的人,都会由于文化的冲突与不适宜而产生迷失、疑惑、排斥等心理现象,我们将之称为“文化休克”。

作为西方文化代表的邓洛普·扶霞一路在她原本不熟悉的中国文化中摸爬滚打的过程深刻折射出“文化休克”在跨文化交际中的影响。

①“文化休克”致使外来文化与中餐“相爱相杀”,是中西文化碰撞的必经之路

伏霞·邓洛普来中国的经历展示出了她与中餐的不解之缘,然而这种不解之缘并非一路畅通。作为外来文化者的伏霞与中餐之间也有着“相爱相杀”、“从排斥到融合”的百般经历。

1992年扶霞第一次来到中国,被中国丰富的饮食文化深深吸引,心中种下了深入探索中国的种子。1994年她申请到英国文化委员会的奖学金来到四川成都做中国文化研究,正式与中国文化正面交锋,却因"文化休克“而产生困惑。随后她在尊重与理解中国文化的基础上顺应内心,醉心研究中国饮食文化,并逐渐克服文化焦虑、走出迷茫。

上个世纪90年代起,中国逐渐发展形成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对外开放格局。在中国对外开放格局的大背景下,中国开始实行“引进来,走出去”的对外开放政策,中西方思想文化开始在这种大背景下进行多方位交流。

文化交流是世界进步的体现,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同国家也会因为部分文化差异而受到冲击继而产生不理解。处于跨文化交际状态下的人同样会受到新文化的震撼而产生内在心灵震荡。

扶霞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后最早一批留学生,跨越文化界限在中国生活学习,必然会经历中西差异所导致的“文化休克“,收获随时间而改变的不同心历路程。

《鱼翅与花椒》:从跨文化角度看扶霞·邓洛普与中餐的不解之缘

②“文化休克”的四种状态,使异国文化可以不断地深入,达到融合与舒服的境界

“文化休克”,也被称作文化震荡症,指在非本民族文化环境中生活或者学习的人,由于失去熟悉的社会交流符号以及文化冲突而产生深度焦虑的精神症状。这种精神症状并非持续不变,而是随着时间变化呈现不同的状态。

一般而言,我们可以根据处于非本族文化者的心理发展状况将“文化休克”分为以下4个阶段:蜜月阶段,僵持阶段,调整阶段,以及掌握阶段。一个人随着对异国民族文化不断深入,会从最开始的焦虑逐渐转化为理解与融合。

处于蜜月阶段的人们在接触到新文化后容易产生惊奇感、兴奋感,然而他们往往会忽略掉两种文化差异背后即将引发的不适感。直到发展到僵持阶段,人们开始体验到差异带来的文化冲击,这时他们会普遍感到疲惫与焦虑,甚至会对其他文化成员产生反感。

为了摆脱文化不适应所带来的焦虑感,人们需要更深融入新文化环境中,与新文化成员产生深度链接。有了调整阶段的过程,人们才开始以寄居者身份欣赏、尊重新文化并且发展出对文化差异的敏感性。最终到了掌握阶段,人们已经接受并适应了新的环境文化生活,且愿意采取富有创造力的活动主动探索新文化。

如果以时间为横轴,身处非本族文化者的心理活动为纵轴,我们将看到人们动态心理历程:兴奋→迷惑→沮丧→(采取行动)→欣赏→(产生新的文化体验)。只有深入异国文化时间足够充分,我们才能体验从初始兴奋到产生新理解的完整过程。

《鱼翅与花椒》:从跨文化角度看扶霞·邓洛普与中餐的不解之缘

任何一种跨文化交际的路程都会历经跌宕起伏,伏霞与中餐的不解之缘也正经历了“文化休克”的种种磨练,从初入中国的蜜月期才最终达到融合与舒服的境界。

02、从中西文化碰撞,到文化交流产生自由,尊重与理解是一切文化交流的基础

邓洛普·扶霞与中餐及中国文化的“相爱相杀”,历经了文化休克的四重阶段。随着扶霞在文化差异中的不断深入探索,她的心态逐渐由焦虑迷茫走入平和自然。

①从蜜月到僵持:不同文化初次交锋,社会差异乃文化焦虑之根源

从小在英国牛津长大的扶霞对中餐的了解仅限于中餐外卖里冬笋炒鸡肉、油炸猪肉丸、蛋炒饭之类的食物,直到1992年她落脚香港,才有了与正宗中餐第一次“惊心动魄”的会晤。

精心烹制的烧鹅、亮闪闪的海鲜、五花八门精美的点心都让扶霞惊喜不已,流连于它们的美味。扶霞与中国文化初次交锋的感受是兴奋、美好,这种蜜月期的兴奋感加深了她对中国的兴趣,并成为她再次寻找机会深入中国的主要原因。

1994年扶霞申请到了英国文化委员会的奖学金到四川成都学习,然而,初到成都的她并未展现出过多的兴奋,反而在前几周陷入低落与困惑的情绪中。在这个陌生的国度里,扶霞与其他外国留学生都遇到了重重挑战。

饮食上,他们几乎找不到正宗的西餐馆;中文太差,本来该做的研究完全进行不下去;社交上,当时还少见的西方面孔总是逃不了他人的好奇心甚至误解;文化上,成都那种慢悠悠、闲适的氛围更是与扶霞之前的生活节奏相去甚远。

蜜月期的兴奋感逝去,这种中西文化在社会背景、生活方式、语言交际上的差异让扶霞不知所措。两种文化的迎面碰撞让身处其中的扶霞倍感焦虑,她看不到未来的路在哪里,更不知道要如何克服文化不适应带来的焦虑。唯有继续探索,才是解决问题的通路。

《鱼翅与花椒》:从跨文化角度看扶霞·邓洛普与中餐的不解之缘

②从僵持到调整:中西文化迎面碰撞,尊重与理解是一切文化交流的基础

这种初入异国的“文化焦虑”持续了几星期后,扶霞突然决定丢掉原本对中国先入为主的偏见,纯粹顺遂地扎进成都的生活中,由此展开了扶霞于中国难以忘怀的美妙时光。

仅在成都呆了几个星期后,扶霞就和一群留学生朋友们熟知了几乎所有川菜的名字:外焦里嫩的辣子鸡、肥厚多汁的鱼香茄饼、豆瓣爆炒的回锅肉、红油欲滴的麻辣鸡丝......此外,扶霞在成都当地认识的朋友也带她见识到了川渝味道的惊喜。

吃完一顿油亮亮、火辣辣的牛油火锅后,扶霞形容她被辣得

“快要精神错乱了,嘴巴火烧火燎、酥麻刺痛,浑身大汗淋漓。汗毛竖直,却又要被热气融化,真分不清是痛苦还是愉悦。”

而像“猪脑花”“兔脑壳”“牛肚”“鸭肠”这些之前在扶霞看来绝对入不了嘴的东西,也被扶霞心一横、眼一闭地吃进嘴里。扶霞意识到,当人们学会直面社会差异、尊重当地文化并试着以理解的心态体验当地文化时,由文化差异而引发的焦虑感便无影遁形。

当两种看似有巨大差异的文化相互碰撞时,顺势而为地理解与深入当地文化往往能克服文化虑,并带来文化理解后的意外惊喜。

《鱼翅与花椒》:从跨文化角度看扶霞·邓洛普与中餐的不解之缘

③从调整到掌握:文化碰撞下顺势而为,文化交流走向自如

在加深对中国文化的理解并且克服了文化焦虑后,扶霞在中国的生活逐渐如鱼得水。她不仅爱吃,还把她的饮食记录做了笔记,并将学到的道菜牢牢记住。然而,这样的食物品尝与笔记还满足不了扶霞对于中餐烹饪的兴趣。

1994年年底扶霞打听到了四川烹饪专科学校的地址,软磨硬泡地与学校谈妥了一个月的厨艺课,学习如何用菜刀、切菜、调味、掌控火候。一个月的时间,扶霞学习了16道经典川菜的做法,算是对中国烹饪的入门。

之后,扶霞又意外收到烹饪学校的邀请参加为期三个月的厨师培训班。在那里,扶霞一头陷入了中式烹饪的大门,跟老师们苦练刀工、火候、调味、雕刻、炒菜等技能。

授课的老师大都操一口飞速的四川话,理论课的板书也都龙飞凤舞,各种专业的烹饪词汇更如同天外飞书,但这些都阻挡不了扶霞对烹饪的热情,并成为扶霞创作第一本川菜食谱书的动力源泉。

《川菜食谱》的出版则进一步将扶霞拉入了烹饪饮食的圈子,扶霞得以有机会在中国做各种饮食研究、参加饮食历史会议、与川菜厨师面对面切磋。可以说,一番对中式烹饪的深入探索后,从此扶霞一生就与中餐结下不解之缘了。

《鱼翅与花椒》:从跨文化角度看扶霞·邓洛普与中餐的不解之缘

03、文化适应不是终点,越过文化差异探求人类命运本质才是跨文化交流的最终结局

扶霞已经适应中国文化生活,然而任何只是以文化适应为终点的跨文化交流终会因为长期身处异乡而产生身份迷失。唯有勘破身份迷失的迷林,越过文化差异探求背后人类共同命运本质,我们才能真正做到对不同文化的包容性理解。

①只求文化适应的跨文化交流,必然换来对自我身份的迷失

以文化与饮食研究为业的扶霞总算是实现从小的梦想,做着一份每天要与食物、厨师、烹饪打交道的工作。然而她渐渐发现,一种因道德与疲惫感而产生身份迷失似乎让她的心灵产生了困惑。

20世纪末,改革开放使很多中国人富裕起来了,虽有政府不时严查,仍避免不了一些地区的野生动物交易。自从1992年扶霞第一次来到中国时,她便下定决心什么都要吃。但在福建北部一个村庄餐馆里,当扶霞亲眼看到活蹦乱跳的蛇被做成肉羹、胆汁被调成烈酒时心中升起了强烈的道德谴责感。

扶霞认为,当时的西方媒体时常撰文数论中国人的部分饮食习惯,但却很少反思自己的饮食习惯。何止中国,整个世界对野生鱼类、海鲜、肉类、蛋禽的无度追求导致了海洋生态失衡、天然湿地消失、自然资源消耗以及全球变暖等各种问题。

扶霞反思到,拥有所谓美食家身份的她,到底是在为人类做贡献还是为了一己私欲而助纣为虐呢?

中文里有个词语叫“饕餮”,源自青铜器上一些长相奇怪的兽类,有学者研究称,这些被印在青铜器上的凶狠神兽是想要提醒世人:暴饮暴食会引起灾难,贪婪则会助长道德沦丧。这些经历让扶霞不断反思自己是否就如同那永不知满足的饕餮般贪得无厌。她在书中写道:

“我不仅是厌倦了无休止的宴饮,还厌倦了在外漂泊,厌倦了中国。这么多年,我把一切都献给了这个国家,现在,它反过来把我弄得筋疲力尽。我烦透了永远摆出一副中英文化使者的完美模样。这总是身处异乡的疯狂生活方式让我不堪其苦。”

对无休止餐饮生活的反思、过度猎取食物资源的道德谴责感以及长期漂泊在外的孤独感让扶霞决定暂停匆忙的脚步,在参加完一场场令人不安的宴会后总会以一碗清粥来结束一天的疲惫。曾令扶霞舒适的文化适应感消失了,她又再度处于焦虑的文化焦虑边缘。

《鱼翅与花椒》:从跨文化角度看扶霞·邓洛普与中餐的不解之缘

②从深入的文化交流中看破人类共同命运,打破文化遮蔽性的文化交融终将焕发新的活力

处于文化焦虑边缘的扶霞一度以为自己在中国美食这条路上是走不通了,她过不了心理的坎儿,也难掩漂泊的疲惫。她对自己说:再多一个月,去完扬州后,就此告别吧。

2007年的一天清晨,扶霞抵达了扬州。她本对这座城市无甚期待,21世纪初中国发展迅速,很多城市的古街老巷都被钢筋水泥取代,然而扬州却不一样。这座南方城市仍旧保留了许多年前的建筑特色,寻常巷陌中仍能窥见恬淡如水的市民生活。

强调本味与新鲜的扬州菜更是温润灵动的:晶莹剔透的镇江肴肉入口即化,勾了薄芡的芙蓉鱼片爽滑弹牙,清炖狮子头肉圆软烂,文思豆腐裹挟在爽滑的高汤中缕缕清晰。

扶霞拜访扬州的时间,正是中国社会由“吃饱”的到“吃好”思想转变的时期。大多数中国人一改胡吃海塞、大鱼大肉的作风,而更讲究饮食的品质了。而且,此时的西方社会也开始深刻反思过往饮食习惯,开始认可"与自然环境和谐共处"的饮食方式。

从过度在自然环境中摄取食物资源到尊重自然,从追求量多到提高品质,这种人类饮食方向的改变让扶霞重拾对食物的热爱。

人类终究是一个命运共同体,身处在不同民族的人往往看不出该文化的缺陷,这就是所谓的文化遮蔽性。然而当以扶霞为代表的西方文化与东方文化相碰撞时,两种文化背后的某些局限显露出来。中西方文化的部分遮蔽性被打破,人类对其本质共同命运得到了更加清晰深刻的认识。

《鱼翅与花椒》:从跨文化角度看扶霞·邓洛普与中餐的不解之缘

写在最后:

作为一个外来文化者,扶霞用了几十年的光阴去探寻中国味道。从小浸染西方文化的扶霞感受到了剧烈的文化休克,但时间如同一剂温和的良药,让扶霞从不适应到理解,从再次焦虑到再度融合。

扶霞与中国、与中餐的不解之缘所经历的阶段正印证了文化休克的多个阶段。长期处于一种固有文化模式的人总是不容易看出由文化遮蔽性所掩盖住的实际存在的问题,而想要打破这种惯性,唯有经历不同文化的深刻碰撞。

扶霞·邓洛普与中餐的结缘不仅让她实现了自我价值,也因其以外来文化者身份对中国饮食的研究而让中国与西方社会打破了部分文化遮蔽性,更让我们对人类命运共同体有了愈发深刻的认识!

kaixinbobo

(责任编辑:上品济南装修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江泽慧丈夫:手机内存选128G还是256?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